Entries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拔草,存文,弃马甲

RT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啥?谁说我走了的?

继续来拔草贴段子翻存货……
最近懒得写文……

拔草来贴乱七八糟的段子

藤丸的个人英雄主义,到底还是把音弥背叛了。

藤丸笑起来像个大男孩,眼尾弯弯曲曲的画出柔和的弧线,把嘴角一同牵连。
那一天这条弧线不见了。

音弥冷眼看他说,我不相信音弥会这么做。
音弥还记得自己曾经看着这个人的眼睛,确切的是眼旁那一条有些沧桑又过分天真的线。
心想把命也就交给了这么一个人。

他最终说『藤丸,你不相信我。』
用说着『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』一样轻描淡写的口气。

原来微笑着的眼角也可以这么残忍,心头上那一条一样的弧线就会成为了伤痕。

音弥最终也没有说出藤丸再见这样的话。
如果可以,倒是宁愿不见了。

不要再见,所以只好BYEBYE,再也不见。

——————《BLOODY MONDAY》

***

别人家的男孩子是追逐父亲的背影长高的。
有明家的泰辅却是看着可怜村村长功一有点微驼的背影,同他一起长大的。

一年不过三百六十五天,不过是泰辅和功一之间的距离。
可是看着功一似乎永远没法舒展的眉头,便发觉这个看似短短的距离,怎么也跨不过去。

静奈趿着室内用的拖鞋,听见了他们的争吵声,气呼呼的走上了街。泰辅去追她之前,忍不住回头看一眼。

功一就那样可怜巴巴的站着,整个人都仿佛化展不开的结。

凶手是必须死的,静奈是必须幸福的,人生是必须前进的。
可是功一,我和你,又有什么是必须的?
别说的好像我们就走在悬崖边没法活下去似的。
那么杀死凶手以后,我们怎么活,为谁活?功一,就连静奈也不是我们的了。
那得有多寂寞。

多寂寞啊,被搁置在储满灰尘的记忆空间里的十四年岁月,不见光明,那么残缺。
还有从来不被触摸考虑过的未来。

那我就只剩下功一了。
喂,叫哥哥,至少得叫功一哥哥吧。

泰辅在阳光下笑得嘴巴快要咧到耳边,他说。
功一,功一,功一,功一,功一,功一,功一。
唉随便你。

功一,功一,功一,功一,功一,功一,功一。
泰辅看着他,在心里念。

功一。

——《流星の绊》

***

一万亿光年
童日进知道自己是在梦境里面,他颠倒反复却不享受这个过程。
程亮死咗。
这是他这个梦,哦,不,也许是他许多梦的唯一结果。
他一直在变幻的场景里面,那个人,不停交换着死的方法。
猩红的血液喷洒出来,身体变冰凉,瞳孔的放大,甚至有死亡后很长一段时间青灰的皮肤和浑浊的眼球。
这就是死亡。

童日进在梦境里被程亮的死亡折磨。
曾经有一次他如此的接近程亮,程亮抬着脸对他微笑,他心里终于放松,这次不愿再见到血淋淋发的伤口。下一秒,光怪陆离的梦境世界里程亮微笑的脸逐渐肢解,他伸手去搂,就化作了透明的液体淌在他手上,居然悠悠然然的就蒸腾不见了。
童日进在梦里都想嘶吼和呐喊,一个微笑都留不下。

程亮曾经带着那样的微笑给童日进讲过他大学时候上的法医课程。不锈钢的手术台面,还未经缝合的尸块,血凝结成暗红色的块,泡过福尔马林的褶皱皮肤。
童日进在梦里几乎要吐出来,他手用力捂着嘴巴,头用力地垂下来。眼前呈现的马路路面是的,他痛恨只有白相间的世界。
还好一切是梦。
他知道那是梦,心中洋溢着万分安慰。
忽然一瞬间,又转到了另外个场景,程亮被吊在卧室里,衣架的高度,半跪的姿势。
这是可以享受死亡快感的自杀方式。
程亮嬉笑地跟他讲过:LEO,你知?即使是离地半人高,也可以利用重力,致人死亡。不完全自杀手册的第一名可是上吊自杀。

童日进情不自禁的摇头想要后退。
梦境太真实,笑容又太真切了些,只比现实更可怖。
他的双腿在飞奔,只穿越一个又一个画面,人世的一堵墙,满是爱恨情仇的窗,里面个个都是程亮。童日进看着不同的程亮一遍又一遍的死,他害怕到骨头都发凉。
不要死,不要死,不要就这么走掉,不要留底我一人。
童日进眼见那堵墙越来越高,只铺天盖地整个眼界,世界喧喧嚷嚷好烦躁。
然后画面就碎了,安静了,一片的白,程亮在中间。
童日进听见自己脚步剧烈的回响,他走进他。铺天盖地迎面的寂寞。
我觉得我终于上,童日进苦涩的想。他蹲下和怀抱着自己膝盖哭泣的程亮平视,伸手撩开他遮住眼睛的留海。
他看见空荡荡的眼眶。


他猛地推开面前的程亮,转身。
他跑之前有一个迟疑,但是童日进忽略了这一秒钟。他害怕了,就好像害怕见到梦境中的程亮不断的死去一样,他也还在在这样暗又无止尽的梦里遇见程亮。
也许是刚才那个缺少眼珠的,也许是完整的程亮。谁知道,就好像没有人能预计到下一个死法,也无法估量活着的恐怖。
童日进累了,在梦境里面,在不知道疲倦的奔跑之后,他第一次感觉到,他和程亮果然谁也没有办法保护谁。
或者说,谁也没有足够力量让自己不受到伤害。
他尝试着在梦里面逃避程亮,如同他在现实中不断地逃避真正的自己。
这就是报应

他真的很累,不想再逃。又有什么可逃的呢,他可以逃过整个世界,梦里却只有一个自己与程亮要逃。
要逃去哪里。
童日进迷迷茫茫跌跌撞撞的前行,体会手上程亮一遍又一遍死去的滋味。
还好,还好只是做梦。
等梦停止了一切就可以结束。
若下一秒再遇见一个程亮一个微笑,他不想再逃。
就干脆拥抱着一起死去吧。
他听见犹如电波般嘶哑酸涩的声音,间中断断续续的人声。程亮站在那里,洁白的衣服,不再是自杀的姿势,不再被血浸满身体,没有脖颈上的绳子没有手腕上的伤口,没有长长的一道刹车痕,没有没过头顶的悔恨。
干干净净的站在那里,手还要插在兜里,一点笑。
童日进走上前想要搂住他,做好了最糟糕的打算,他等着下一秒血浆或者是别的什么凄惨死法。
什么都没有。程亮任他抱着,什么都没说。
他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“童日进”
他听到程亮叫他的名字。好像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,他也这样叫过他。
童日进,童日进,童日进……
三个字交叠来交叠去,变换流转成他的名字
“童日进”那个干干净净,任他抱着的程亮说,“你回去吧”
然后一切都消失了。
冰冷、残酷、只有白两色的世界消失了。
梦结束。

童日进睁开眼睛。
有人哭着扑上来紧紧抱着他,女人的香女人的哭泣女人的柔软女人的温度。
在童日进的内心深处他明白这就是现实。
他只觉得白光刺眼,生猛的扎出了泪水。女人惊慌的拿过纸巾替他擦去。
他记起程亮是用手帕的。
床边人来人往,所有人都说着他的经历,死里头活过一回,刀尖只距离心脏那么一点点。
做完手术后陷入昏迷,如今终于醒来。
太好了,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,你没有死。
他们说幸好。
幸,好。
死的是那个律师。

——《冷笑话与嘴犀利》
**此篇为与阳阳在线接龙

[KA] 刑警故事 1-40

拔草。
准备坑了,所以干脆把后面的大纲和一个无意义番外一并列了。
欢迎有人续写。

PS,BO主不再COS了,这里将来不会再更新照片了,各位元宵节快乐~

[KA] 『涵物生』 1-19

《涵物生》
也作 寒物生

这世道纵鬼横行,人非人,鬼非鬼。
生死由命,阳光且也冰冷。

相随一生一世,阴阳天地,不是什么阻隔的理由。
人心才是隔着肚皮,纵然是翻云覆雨的妖怪。
也不能得。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